当前位置:主页 > 澎湃房产 > 澎湃房产
禽流感阴影下 浙江三成养殖企业面临倒闭
2016-06-27 23:32  浏览[]次

  禽流感屡屡来袭,消费者谈“禽”色变。2月15日,杭州市政府宣布,杭城主城区将永久性关闭活禽交易市场。

  禽流感冲击下,浙江禽类养殖业经历了极为“寒冷”的一年。浙江省家禽协会会长屠有金告诉记者,浙江一些涉禽企业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我省约三成的禽类养殖企业面临倒闭或濒于倒闭。据省家禽协会介绍,今年1月禽流感再度袭来后,浙江禽类养殖产业“雪上加霜”。我省禽类销售量和价格,双双下降60%以上。

  连日来,记者走访多家涉禽企业和相关部门,感受禽流感风波中这些企业的困境和挣扎。

  企业困境

  申浙家禽杀光了26万多只鸡,冰冻起来

  鸡,去哪里了?

  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的养殖基地,位于富阳鹿山街道汤家埠村。昨天,记者来到基地内,钢架搭成的一大片鸡棚里早已空空荡荡,找不到一只活鸡。仔细看,一些鸡舍里还残留着些许鸡毛和已经干掉的鸡粪。

  问及鸡的去向,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的老板陈国兴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他说:“我们的自有基地,年出栏量最高时能有80多万只鸡。”

  去年11月前,申浙基地内的37个大鸡棚,大部分仍然“热热闹闹”——一个鸡棚养了一万多只白羽鸡,26个鸡棚全部“客满”。

  去年4月份,H7N9禽流感第一次袭浙。一起起新增病例,令市民谈禽色变。从去年4月15日起,杭州主城区暂停活禽交易,并暂时关闭活禽交易市场。直至去年5月底,全省重启活禽交易。

  噩运,非但没有伴随着重启活禽交易而退却,更是步步紧逼这些涉禽养殖企业。

  今年1月以来,H7N9禽流感再次袭来。1月24日,杭城再次暂停活禽交易,同时关闭农贸市场活禽交易区。

  2月15日,杭州市政府正式对外发布“建立人感染H7N9禽流感源头防控长效机制实施办法的通知”,今后,杭城将永久关闭主城区所有活禽市场。

  据悉,今年7月1日,浙江省所有设区市主城区都将永久性关闭活禽交易市场。

  禽流感风波中,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等杭州涉禽养殖企业,纷纷受到影响。

  除了养殖白羽鸡外,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还有一个屠宰厂,位于富阳新320国道边上,专门宰杀自家基地和其他农户提供的白羽鸡,并进行鸡翅、鸡腿等鸡附件的分割、冷冻和冷藏。

  “禽流感袭来,鸡翅等冷冻鸡附件几乎卖不动,我们的生意很差。去年一年当中,大部分时间是开几天,又停更长的时间。算起来,前后有大半年没有开工。有一个月只开了8天工,日子非常难过。”陈国兴告诉记者。

  鸡卖不了,钱进不来,还要不断地花钱买饲料,流动资金非常短缺。

  申浙自有基地里养的26万多只白羽鸡,以养殖40天一个周期计算,仅饲料款就要吃掉500多万元。

  此时的陈国兴,无奈之下,不断地跑银行,找亲戚朋友四处筹钱,却碰壁多于成功。

  到了去年11月,因筹款无门,鸡的饲料钱已完全付不出。眼看大批活鸡饿得奄奄一息,陈国兴当即决定,把自有基地内的所有活鸡都宰杀掉,放在屠宰厂的冷库里先冰冻起来。

  大约一个月后,富阳当地10多户禽类养殖户,也吃不消养鸡了,托当地政府找关系“求”上门来。于是,陈国兴以4元多一斤的价格,收购了共计17多万只鸡。

  如今,陈国兴屠宰厂的5个冷库内,共冰冻了包括自有基地、农户收购的1000多吨肉鸡。

  昨天,陈国兴当场打开其中一座冷库的大门——成千上万雪白的鸡产品,一箱紧挨着一箱,垒得密密麻麻。它们已经宰杀褪毛,在零下18℃的冷藏库内,肉已冻得硬邦邦。

  此外,陈国兴还租用杭州某肉联厂的冷库,存放600多吨已宰杀的肉鸡。“一个月一吨肉鸡的仓库租金大约要70元,已经付了70多万元冷库租金。我也陆陆续续出一点货,现在冷库的租金费用还能够应付。”

  正说着,陈国兴的手机响了。他问电话那一头:“什么银行?是定在下午见面吗?哦……”

  挂掉手机,陈国兴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显得身心疲惫。

  目前,他已欠了银行总计2000多万元的贷款,还向亲戚朋友前后借了400多万元。

  如今,基地内的鸡棚仍然空在那里。“鸡是活口,养鸡肯定要喂饲料,鸡卖不出肯定还不了钱。现在还不敢养鸡。”陈国兴告诉记者,而屠宰厂从去年年底至今一直停在那里,还没有开工。

  杭州市农业局的工作人员说,陈国兴在杭城家禽养殖企业中,算是比较困难的,他收购了那么多鸡放在冷库里,相当于2000多万元货款压在那里。

  陈国兴的父亲老陈,做了30年的禽类生意。在儿子接手家族生意前,公司一直比较平稳。面对这次禽流感的风波,老陈很不解,“我搞了30年家禽生意,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大的困难。”

  采访结束时,今年刚满36岁的陈国兴告诉记者,希望本命年能转转运。

  某省级农业龙头企业禽流感袭来后,几近倒闭

  创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浙江某禽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饲料加工、种禽培育、禽苗孵化、种禽及商品禽养殖等为一体的省级骨干农业龙头企业。

  禽流感袭来后,这家禽业公司至今已亏损上千万,且欠了巨债。目前,这家省级农业龙头企业几近倒闭。

  这家禽业公司的女老板李丽珍(化名),40多岁,模样憔悴。

  进入这家公司的厂房内,曾经堆得满满的饲料成品仓库、饲料车间、孵化车间等,现在已空空荡荡。“工资发不出,员工走了很多。去年4月份,我们还有200多名员工,现在只回来几十个。”李丽珍告诉记者。

  位于厂房北侧的种鸡场,几十个鸡舍栏大部分空着,仅有几个鸡舍栏是满的。

  “原来大约有12万只种鸡,除了饿死的,卖掉的,现在只留下约3.5万只种鸡。”

  看起来,这些鸡大部分偏瘦。“一只鸡一天只给一两饲料。”李丽珍说,禽流感前,一只种鸡要喂2两饲料才算勉强吃饱。“2两饲料相当于3毛钱。一只鸡喂2两饲料的话,一天就要吃掉一万多元。”

  因为长期没吃饱,这些种鸡最重的只有3斤左右,轻的才2斤左右。“如果喂饱的话,一只种鸡要重达3.5斤左右。”

  虽然处于半饥状态,这批3.5万只种鸡已算“幸运儿”。就在今年1月中旬,又有近一万只种鸡“毙命”。
上一篇:百余件抗战史料图片赴澳门展览 去年已在日本展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