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澎湃汽车 > 澎湃汽车
郁亮,普通人也可以成为英雄
2016-06-29 22:56  浏览[]次

摘要:30年前,万科靠王石这个精神领袖起步;30年后,郁亮管理着这家千亿规模的公司,他从倡导跑步开始,传递着一个普通人可以实现的梦想,也让万科在千亿规模之后仍能保持激情和活力。如果你见过三年前的万科总裁郁亮,之后再见面的感受,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震惊”。  原标题:郁亮,普通人也可以成为英雄
  30年前,万科靠王石这个精神领袖起步;30年后,郁亮管理着这家千亿规模的公司,他从倡导跑步开始,传递着一个普通人可以实现的梦想,也让万科在千亿规模之后仍能保持激情和活力。
  如果你见过三年前的万科总裁郁亮,之后再见面的感受,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震惊”。
  2010年,万科年度销售额突破千亿。同一年,郁亮开始跑步和节食,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减掉25斤,从一个标准的中年发福男变成了时尚型男。第二年,郁亮出现在一份时尚杂志的封面上??粉紫衬衫、白色领带、格子西装短裤。此前,他西装革履的标准个人照甚至都很少出现在媒体上。
  三年历练,郁亮已经很适应镁光灯前的感觉。南方周末摄影师提出了各种刁钻的动作要求,在水池边跳跃,在办公室内骑车,甚至于用阴影遮住大半面孔、成像效果未知的设计,他都温和地接纳并配合。
  郁亮依然语速很快,并且回答很严谨;依然很少说对抗性、批评性的话,还有那些媒体爱听的宏大叙事。“我最不愿意说所谓的大话,很多论坛不参加就是这个原因。说得很大,其实都不知道在谈些什么”。
  但是,言谈举止中,他不再介意去展露一些或许原本就有的个性,比如直接、自信。“我一直很顺。高三一年没看书,数学也考了满分,你说我学习是不是很好?”“我现在不太看大部头的历史书。以古鉴今?恰恰我是面向未来,从不面向过去。”
  1965年,郁亮出生于江苏苏州一个普通家庭里。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工人。1984年考上北京大学国际经济系,那是中国城市改革的发端之年,也是各种思潮开始激烈碰撞的年代。北大四年,郁亮的收获是“坚定的市场派”、“不迷信权威”。
  他甚至自述在那四年中,改掉了一些自己不喜欢的苏州人的性格,怕事、追求安逸、不冒风险。没有什么事情或者契机,就是改掉了。“不是靠毅力,靠的是你更喜欢直接、勇于挑战的性格,你找到了乐趣。”
  “坚持下来,靠的是乐趣而不是毅力。”对外推广跑步时,郁亮也在不厌其烦地强调这一点。他不希望别人认为,只有拥有过人的毅力、惊人的能力,才能去跑全程马拉松。“我的理解是,他不希望、万科也不需要再造一个英雄。他要传递一个普通人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的理念。”深圳地产策划人尹香武认为。
  2012年9月,尹香武在杭州良褚的万科文化村见到减重后的郁亮。“太震惊了!”饭后合影时,当时还180多斤的尹悄悄站到了离郁亮最远的位置,之后就开始跑步减肥,如今只有140余斤。“也没有怎么劝我跑步,他的存在就给了我强烈的刺激和信心。”
  这应该是郁亮最希望看到的效果,通过他自己的改变,潜移默化地去影响万科员工、合作伙伴、业主,甚至更多的普通人,把万科的文化悄悄植入其中。正因为此,尽管2013年5月份刚刚完成他自己也认为是“人生真正的一次挑战”的登珠峰,当南方周末记者打算从登顶开始这次采访时,郁亮的第一反应还是“我更愿意跟你谈跑步”。
  迄今为止只有300名中国人到达的珠峰之巅,在万科的精神领袖王石南坡北坡各登顶一次的三年之后,郁亮也实现了,但他同时也开始消解这一举动的英雄意味。他带的队伍取名为“菜鸟”,他说他们不是征服,只是好奇想去看一看。
  他把登顶具化成一项项准备、一个个计划,他说他不鼓吹登山不是因为普通人做不到,而是相比跑步门槛更高、更不容易让普通人马上运动起来。只有在问及为什么登珠峰时,他才说,“万科勇于挑战、不断突破自我的精神,我有责任去传承。”
  整个菜鸟队中,按照同样的计划和准备,只有郁亮做到了“不减重、不受伤、不晒黑”,纪录片导演洪海只拍了郁亮大大小小的整理包。而郁亮最新的10公里纪录是40分47秒,运动员的水准。这样的成绩背后,是郁亮精确的计算。
  “郁亮是给万科配速的人。”自己开始跑步后,尹香武体会到了这一点,“长跑很枯燥,不能随便加速减速,得配速。跟管理一家大企业一样,不犯错误、有标准速度,不要随意为了创新而创新。”
  千亿之后的万科,同样进入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发展阶段。十年前王石选择郁亮来做总经理时,看中的除了他的能力,还有他身上的“稳”,十年后这个特点体现在了郁亮为企业家个人魅力、企业文化、公司发展寻找到的跑步这个纽带之上。
  “稳”和“平静”,一度让跟拍菜鸟队登珠峰的纪录片导演洪海很着急,“感觉好像有一层小小的铠甲,很难攻破。怎样看到郁亮的B面,最真实的那一面,我们一直在寻找。山顶的那一刻是我们积累那么多影像里郁亮唯一一次热泪盈眶的时候。”但是下一秒,郁亮想到的是,流眼泪会结冰,最后掉一块皮怎么办?眼泪最终没有掉下来。
  郁亮的B面是什么?“会给你出脑筋急转弯,还会忽然间问大家,人类为什么没有毛这样的问题。”一位接近郁亮的人士想到了这一点。在郁亮的书桌上,有书皮一角已经破烂的《邓小平时代》,也有《枪炮、细菌与钢铁》探讨人类社会的命运的书籍,还有《不论》、《第五元素》这样的科学著作。
  “是的,人文和科学,我喜欢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叫有帮助?读书是为了更有趣好玩,不是实用主义。科学会改变很多看法,很多人说地球变暖了,看书才知道西周时比现在要暖和得多,现在几十年的温度变化,怎么就能断定地球变暖呢?”他说。
  4年前,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同样谈到了读书和价值观。王石花了很长时间,论及《罗马人的历史》,还有企业家的清教徒精神。采访结束后,途经茶室外的一面大鼓,王石随手就拿起了旁边的鼓槌子,敲了起来。
  当王石远渡美国哈佛求学,当王石将更多的时间放在社会事务而不是万科本身,当王石越来越成为一位纯粹的万科精神领袖,千亿之后的万科需要找到未来的方向,需要领导者拥有更大的权威,而这种权威,所依靠的不是发号施令,而是更多的个人魅力。
  采访之中,郁亮说了这么一番话,“对王石主席来说是英雄的理想,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普通的理想,我觉得普通人在这个时代也可以成为英雄。我怕死,怕受伤,我才做了这么多的准备。我是一个有准备的人,但从来不敢说自己是勇敢的人。”他还说,英雄是要感动别人,凡人只要感动自己。
  郁亮需要个人魅力,但不需要过多的个人魅力。这不再是一个造神的年代。        


上一篇:男子猎白鹤误杀养殖场鸡群被刑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