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澎湃汽车 > 澎湃汽车
A股暴跌“后时代”:金融圈打虎记
2016-06-30 16:30  浏览[]次

p52

  【金融·资本】A股暴跌“后时代”:金融圈打虎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劳佳迪 | 上海报道

  在记者的通讯录中,至今保留着陈鸿桥的手机号码。这位过去深交所的副总经理,后来国信证券的总裁,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资本市场学院执行副院长。正因为在这个证监会投资建设的教育机构担任要职,记者曾连线他作为专家指点资本江湖。

  但如今陈鸿桥的号码再也无法接通,10月23日他被发现在深圳家中自缢身亡。外界很容易联想到不久前他曾因涉嫌在今年6月的A股暴跌事件中恶意做空被约谈的事件。

  事实上,陈鸿桥只是那场千股跌停、造成市值蒸发超过5亿美元的股灾中行踪存疑的神秘舵手之一。8月末开始,在被坊间称为“秋后算账”的金融圈反腐行动中,被牵连的资本大腕远不止他一位。记者注意到,近3个月已有多位与股市密切相关的重量级人士被曝接受调查、免职、离任,甚至离奇去世。

  时间距今最近的是11月17日,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宣布退休。10月底,在“中信系”人事剧烈震荡后曾一度传出他不慎坠亡的消息。值得一提的是,中信证券曾扮演A股救市队长的角色,却有12位高管在后股灾时代相继被查。王东明此时的急流勇退似乎特别耐人寻味。

  这场金融圈浩浩荡荡的“打虎擂台”还将令多少大人物现出原形?

  “中信系”:救市队长12名高管被查

  业内不少人唏嘘,元老王东明的“谢幕”标志着中国券商头把交椅中信证券一个时代的终结,而更隐约的脉络或许在于“中信系”在后股灾时代的广遭诟病。

  7月初A股断崖式的急跌令救市之声不绝于耳,彼时王东明曾振臂高呼“救市场就是救自己”,他所代表的中信证券拿出百亿资金毅然护盘,而21家与证金公司组成救市急先锋的券商自营团队中,中信证券也名列首位。

  但此后,还来不及从股市保卫战中扮演“救世主”的神坛走下,中信证券却戏剧性地成了是非之地。8月末,公司共有多达12位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查,从总经理、核心高管到业务骨干,不到一个月时间多人被有关机构带走,令这个居资产体量之冠的龙头券商元气大伤。

  王东明的卸任尽管粉碎了关于他意外身亡的传言,却折射出中信证券内部的连月惊魂。许多圈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这也算是中信证券高层‘强震’的一部分”。

  而他与《财经》杂志社盘根错节的关系更令市场浮想联翩。官方机构公开信息称,《财经》于7月底发布“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一文,受此影响,股市出现异常波动。此后,撰文记者因涉嫌伙同他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被查,而王东明的弟弟王波明正是《财经》杂志总编辑。

  令市场惊愕的是,在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的8名委员中,如今已半壁沦陷。据悉,该委员会是中信证券经营管理层面的核心部门,负责具体实施董事会通过的发展战略及政策,并负责集团的日常营运管理,正是中信证券灵魂所在。

  中信证券其他有要员被带走的部门还包括权益投资部、金融业务线、另类投资部、董事会办公室、经纪业务发展与管理委员会、信息技术中心等。目前接受调查的核心决策层中,级别最高的是总经理程博明,同时牵扯在内的还有其老搭档,掌舵中信证券直投公司金石投资的祁曙光。

  公开信息显示,此番“中信系”高管密集被查的原因是涉嫌运作巨量救市资金时涉及利益输送、从中牟利等行为。

  张育军:救市总指挥落马,朋友圈曝光

  “中信系”调查风暴的背后,还牵连出证监会高层,两者共同织就一张一损俱损的关系网。10月中旬,在救市中扮演总指挥角色的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的消息,成为投向股市的一颗深水炸弹。

  圈内人都清楚,在金融投资圈的几大派系里,张育军与程博明同属五道口派系,传闻两人私交甚好、过从甚密。翻看彼此履历可以发现,张育军就读于五道口央行金融研究所期间,和程博明一同师从后来担任中国第一任证监会主席的刘鸿儒,两人是真正的同门师兄弟,如今在一周内双双落马,不能不触发市场遐想。

  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巨量杠杆资金是此次点燃股市暴涨的导火索,并在此后的连续暴跌中充当加速器的角色,而“两融”(融资融券)是张育军极力推动的业务创新。

  此后张育军摇身一变,成为救市总指挥。据记者了解,在他主导救市期间,曾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业内高管研究策略,救市的诸多策略都是在一些会议上与这些大佬共同商议得出的,而“指挥部”就设在中信证券大楼。享有绝对信息优势的救市主力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能否坚持道德底线,成为争议所在。

  在张育军的朋友圈中,校友和同事是主要线索,除了程博明外,中信此次被查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徐刚也是其校友,去年被双开的证监会投资保护局局长李量亦和他有过求学经历方面的交集。

  陈鸿桥也是张育军“麾下”与其交集颇深的大佬之一,两人不仅是北大校友,还在深交所共事长达6年之久。公开信息显示,张育军自2000年至2008年担任深交所总经理一职,其间陈一直是其得力干将,担任副总经理。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称,陈鸿桥对张育军一直以“老领导”相称,并在深圳证券业中极力推崇张育军倡导的券商创新业务,张离开深交所后,陈分管的业务日趋边缘化。

  姚刚背后:身影暧昧的亲明们

  在张育军被调查之前一个月,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刘书帆和原证监会处罚委主任欧阳健生涉嫌内幕交易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时间上与“中信系”被调查的风暴恰好高度吻合。张育军曾因为是证监会史上级别最高的落马人士而令市场喟叹不已,但很快这个纪录被有“发审皇帝”之称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打破。

  后股灾时代,金融监管层打虎声浪渐高,引发市场关注的不只是官员的朋友圈,更包括身影暧昧的亲属脉络。姚刚之妻胡蓉晖最早进入记者视野就是在姚刚被曝接受调查之后,两人同为东京大学同学的经历让媒体遍查日文网站搜罗资料。

  胡蓉晖的名片抬头,是资本市场声名赫赫的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最令人费解的是,在姚刚被带走后,她被证实已从中伦律师事务所辞职,整个律所甚至三缄其口,闪电般从官网删除了关于她的个人信息。
上一篇:摸黑越轨搬赃物疑跌晕 香港偷铜贼惨遭列车分尸
下一篇:没有了